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正文 第二 百三十一章 天幕的秘密

      第二百三十一章天幕的秘密

    碧流這次問的是丁靈,后者馬上解釋:“沒有,一號留影璧我只是看了前半段。l,”

    碧汀拍著桌子催促:“那還等什么,趕緊都放出來,我們看看是不是只要靠近天幕過久,會導致修士毫無征兆的隕落。”

    二號留影璧是從遠處拍攝的天幕。

    只見天幕周圍靜悄悄的,幾乎沒有妖獸活動。而二號留影璧的拍攝者,還仔細拍攝了地面只見距離天幕五里范圍內的泥土上,周圍寸草不生,土壤完全顆粒化,雖然土地顆粒外表很濕潤,卻不能生長任何植物。

    “撤離了妖獸們都撤離了附近他們就這樣放著天幕不管不顧,我還以為他們會重兵把守天幕呢”,碧溪喃喃的自語說。

    碧汀敲著桌子,若有所思的自問:“靠近天幕的地方寸草不生看來,碧流師兄說得對,這天幕確實對生物有妨礙。”

    云朵這次回歸之后,重新界定了修士們的道號,他決定修士們一旦擁有道號就終生不變,以免人名隨著修為變來變去的,弄得大家摸不清原來究竟誰是誰。

    因為這個命令,碧汀、碧流放棄了自己青字輩的道號,統一改用碧字輩的新稱呼,而云朵因為第一個道號就是青字輩的,所以目前唯有他還可以使用“青枟”稱號。

    二號留影璧攝錄的時間較長。看來拍攝者很機智,從不在一個地方停留過久,因此,他拍攝的范圍也很大。

    在二號留影璧內拍攝的錄像當中,隔著天幕,依然可以看見對面的大河流淌,甚至可以看到河對岸修士的表情。而在二號留影璧的結尾,河對岸有幾位修士飛臨天幕旁,近距離的觀察河北岸的情況這時,二號留影璧的拍攝者走進了天幕,隔著透明的天幕與對方打招呼,雙方似乎用手語交流了一段時間,但最終,二號留影璧也是突然間屏幕變黑。

    三號留影璧拍攝的是叢林的狀況,只見距離天幕約五里的地方,森林似乎被刀砍斧鑿一般,連生長的樹枝都被齊刷刷的斬斷五里之外的樹木保持著完好,保持著茂密,而距天幕五里的內圈,土壤完全顆粒化,寸草不生。

    “連大一點的石子都找不到啊”,碧流感慨道。

    云朵摸著下巴,突然插話:“再播放一遍二號留影璧,就播放最后一段。”

    最后一段是雙方隔著天幕彼此打手語,這手語并不是通用手語,大家只好連蒙帶猜雙方在說什么。

    似乎,對方再問二號留影璧射入者原本屬于哪個門派,是誰的弟子。而二號留影璧的攝錄者恰好是從藍玉城平民百姓中篩選出來的,他原本沒有靈根,到了摩云城才開發出靈根,從而引氣入體進入仙門修煉

    嚴格的說,摩云城不是什么門派,雖然云朵原本屬于旋天門,但藍玉堡的修士從沒有以旋天門修士自稱,而如今,藍玉堡的修士來源很雜,收容了很多森林中被打散的修士隊伍,因此,也算不上純粹的門派。

    于是,二號留影璧的攝錄者無法答出自己所屬的仙門。至于他的師長嘛,他倒是回答他說出了魏霓裳的名字,可惜魏霓裳是一個俗家姓名,根據這個姓名,無法判斷門派所在。

    二號留影璧的攝錄者也試圖反問對方一些問題,比如問對方屬于哪個門派,比如問如今南岸的情況怎樣可是對方回避了他的問題。只顧著追問攝錄者妖獸森林中的狀況,卻對自己這邊的狀況一語帶過。

    整個交談過程中,趴在天幕邊的南岸修士沒有任何異常,留影璧的攝錄過程是突如其來中斷的。看三號留影璧攝錄的情況,天幕北岸應該不存在妖獸攻擊。

    所以,唯一的解釋就是:這座天幕很有古怪。

    云朵指點著眾人不斷放大屏幕,他選取的景象是透過天幕觀察天幕外流淌的河水他發現,河水非常清澈,清澈程度甚至接近他在芥川內,看到的那條有龍瘙組成的黑水河。

    “潴龍到哪里去了不是說,大河里遍布水中妖獸嗎為什么如今大河里靜悄悄的,只有波濤,連條魚都沒有見到”云朵訝然問。

    碧汀回答:“看來,天幕確實有問題,我們看到的天幕外河水,只能夠看到短短的視線內距離,那條大河很寬,也許五里外,就有了生物。”

    碧流頗有點不解,他望著河水,幽幽的問:“過去獸潮每次爆發,總想著突入人類的城市,與人類爭奪地盤。可這次怎么只想著守衛大河修建起這么一道天幕是為了什么,單純防守嗎”

    會議室內一片沉默。

    過了一會兒,云朵嘆了一口氣,輕聲提點:“妖獸如今也有化神修士了。”

    在座的幾位修士,恍然大悟。

    是呀,妖獸也有與人類對抗的化神修士了。

    之前的幾次獸潮爆發,具體情況怎樣大家不清楚,但從遺留下的典籍上看,妖獸們純以數量取勝,靠排山倒海、巨量的獸群前仆后繼,不畏死亡的沖擊人間修士的防線。因此以往每次獸潮爆發之后,損失最大的是妖獸,,每次獸潮過后,必然是妖獸的數量大減。

    而現在妖獸有了化神修士。

    好吧,妖獸的化神修士才剛剛突破化神期,與素問天君這樣的老牌化神修士相比,妙法還嫌稚嫩。因此,妖獸需要一段緩沖期,妙法天君需要一段成長期。只要緩過了這一段時間,讓妙法想辦法穩固修為,那么整個岳森大陸,也不是不可以一爭的。

    畢竟,修士們之間的戰斗,最終取決于元后大修士之間的勝負,取決于化神大天君之間的勝負,只要妙法天君能夠抗衡素問天君,妖獸們就能夠占據半壁江山了。

    其實,回想起來,妖獸森林的面積并不小,如果給妖獸時間徹底開發妖獸森林,也許他們能夠造就一個不亞于人類的修真繁榮。

    當然,單憑妖獸本身是做不到這一切的云朵不禁想到森林中那群影影綽綽躲躲藏藏的魔教門徒,這群魔門教徒躲在森林這么久了,妖獸占據了森林,那么他們是不是會輕松點為了這種可能,他們是不是指點了妙法天君如何服用丹藥畢竟丹藥這個東西,妖獸們以前沒有接觸過。

    只有這樣,才可以解釋妖獸為什么突然突破,誕生了一位化神天君。

    好吧,這不關云朵的事。別人的陰謀詭計,只要不妨礙他,管它誰死誰活

    妖獸做事不人道,難道人類修士做事講究了嗎云朵現在頭上還掛著“爐鼎”二字呢。

    這次,摩云城派出去七位修士探查,人員全部損失,留影璧只返回了四具。所以這第四幅留影璧就是最后一幅錄像,如果這一段留影璧看不出什么,估計天幕的秘密就無法揭開了。

    這第四幅留影璧恰好就是那位返回的修士帶回來的,這位修士原屬于落英派,他也是落英派派出的兩名參戰修士之一。這位修士一年前在摩云嶺筑的基,因為練氣修士的外出歷練需要有內行帶領,任務最終落在了這位落英派修士頭上。沒想到,這位修士帶領的六位煉氣期修士全部隕落,自己在返回途中遇到了妖獸攻擊,也身受重傷,最終隕落在摩云城中。

    作為歷練的指導,這位落英派的筑基期修士,一直用眼睛觀察著隨行的煉氣期修士好吧,云朵從鳶蘿谷走出來的時候,所設計的門派隊服里,板式銀甲的頭盔上裝有留影璧鏡頭。因此,只要隊員們放下鎧甲的面盔,用目光觀察什么,盔上攜帶的留影璧會自動記錄他所觀察到的東西。

    在這份留影璧里,攝錄了所有同行修士的隕落。

    第一位修士確實是在天幕高空遭遇了飛禽襲擊,從而隕落的。從攝制的影像上看,天幕外圍已經成為了妖獸的勢力范圍,但大量的妖獸正在回撤,很多妖獸是數以百萬計的往回遷移。而第一位隕落的煉氣期修士,正是不幸遇到了回遷的鳥群,而后在群鳥的攻擊下隕落。隊伍中其余修士,則借助這個人的斷后抵抗,逃脫了群鳥的圍殺。

    第二位煉氣期修士是隕落在鼠群手里,大約是他們歷練的隊伍正好迎頭裝上大群的老鼠。只見在鏡頭里,無以計數的老鼠鋪滿了地面,以至于地面變成了一個蠕動的肉毯。

    這群修士們同樣采取由一人斷后迎戰,其余人趁機逃離的戰術。斷后的修士是一位擅長火系法術的修士最后的畫面是:這位修士渾身冒著煙火沖進鼠群,而老鼠則前仆后繼的撲向了火海。

    當最后時刻到來的時候,那位煉氣期修士引發自爆。與大量的老鼠同歸于盡。

    接下來,就輪到了天幕附近的場景,估計接受兩次攻擊之后,領隊的落英派修士變得謹慎起來,他們沿途沒有在招惹回撤的獸群,這才躲躲藏藏的摸到了天幕附近。

    緊接著那段錄像,是一號留影璧攝錄者從天幕邊飛起的景象,只見他越飛越高、越飛越高忽然之間,從天空中墜下一個黑點,等到黑點落地,才發現是一塊留影璧,而一號留影璧的攝錄者,卻在不斷的飛翔過程中消失不見。

    領隊的落英派筑基期修士快速撿回了一號留影璧。緊接著第二段圖像,則是二號攝錄者只見二號攝錄者,隔著河與天幕南岸的修士交談。

    在影像中,二號攝錄者雙腳逐漸變得模模糊糊,變得半透明狀,可是二號攝錄者對自身的變化毫不知情。

    接下來,二號攝錄者的身體繼續透明化。這股透明的狀態從腳尖向腰部蔓延,等透明狀態蔓延到對方胸口時,二號攝錄者猛然回身,將自己手中的留影璧投射出去。隨后,二號攝錄者的雙腳開始消散,腰部也像狂風中的塵埃般,被吹得蕩然無存。

    隨后是他的頭部,直至二號攝錄者的一切存在痕跡,從人世間徹底抹去。

    留影璧還攝錄了一位練氣修士留影璧被打劫的情況看來,真實的情況是,這支歷練隊伍其實還有一位煉氣期修士幸存,兩個人一起從天幕返回,可是在半路上,他們遭遇一群不知身份的修士。這群修士出手搶奪留影璧,抓捕了那位煉氣期修士,擊傷了落英派筑基期修士。

    于是,落英派修士被迫突圍,緊跟著,他又遇到了一群五階妖獸的圍攻,等到這位落英派修士用光了身上的靈符,碎裂了身上的靈石槍,重傷突圍而去,返回摩云城的時候,因傷重不治而亡。

    眾人繼續討論那群出手攻擊的修士是何身份,有人猜測可能是魔門修士,有人猜測是林中被打散的其他門派參戰修士。云朵在那里沉吟片刻,擺了擺手,提醒:“別爭了,在這片森林中,我們的敵人不光是妖獸,這一點已經可以肯定了。”

    “那道天幕是怎么回事”碧流脫口而出。

    云朵還沒有回答,蘇芷小心的插話:“好像是光系法術。”

    “咦,光系法術沒聽說過啊”碧汀咂巴了一下嘴,評價說。

    “知道那場戰爭是如何引發的嗎”云朵自問自答:“無論之前說得多么好聽多么正義,真實的理由是:大能們為了搶奪多寶真人遺留下的寶藏,發動了這場戰爭。”

    眾人默默無語。

    云朵等了一會兒,等眾人消化完這句話,他繼續補充:“有人說多寶真人遺寶中,最寶貴的是那些丹藥。但也有人說,多寶真人最寶貴的財富是那些收藏的典籍。”

    多寶真人收藏的典籍,云朵獲得了一部分,但現在看來,他獲得的并不是全部。

    如果他沒有進入過芥川,如果他沒有在芥川里瀏覽過那些仙界的典籍,他也可能不知道天幕的究竟。但通過閱覽仙界的典籍,他已經隱約猜到那道天幕是什么玩意兒。

    “傳說在上古時期,變異靈根,指的并不是風靈根、冰靈根與雷靈根。在上古時期,風靈根、冰靈根、雷靈根其實并不算是變異,只要知道原理,就能夠從五行當中推導出我們需要的風靈根、冰靈根、雷靈根。”

    這句話,擱外面可能會讓人無法理解,但在摩云嶺一帶,只要是修士都能領會其中的含義因為云朵本身就在悄悄制造三大變異靈根。蘇芷就是一個從水靈根,轉化成為冰靈根的人;而碧汀是又一個,他在云朵指點下轉化成單一雷靈根修士。

    “傳說,上古時期還有三種變異的修煉體系,分別稱之為:時間體系、空間體系,以及光暗體系我不知道這三系靈根是如何確定的,我不知道修煉者三系法術需要什么特性,但我在一個很冷僻的記載中,看到過三系法術的記載”

    葬神平原上空游離的時空裂縫,就是一位空間法術的大能留下的法術殘跡。如今,已經過了不知多少年,當初那招空間法術依然遺留著可怕的威力,可想而知,這三系法術當初有多么恐怖這才是真正的變異靈根。

    云朵話說的很緩慢,他稍稍停頓了一下,這時,同樣被看過仙家典籍的蘇芷悄聲補充:“正因為,不知道這三系法術的靈根是怎么測試的,也不知道這三系法術是如何修煉的,所以,具備這三系靈根的人非常罕見據說,上古時期每數萬年才出一個變異靈根,以至于最后連修煉方法都不再流傳。”

    忽然之間,碧汀聽懂了,他快速的插嘴:“你是說,那天幕是光系法術”

    丁靈想的更多,他馬上追問:“師尊是想說,多寶真人還保留著部分上古時期變異三系法術的典籍,而如今,多寶真人收藏的典籍其實已經被人找到,而且有人開始修煉了,他至少學會了光系法術,所以,他在大河的北岸邊設立了這個光系大陣”

    云朵點點頭:“看來是了,如今這是唯一合理的解釋。”

    葬神平原所埋葬的是不是那位空間大能,云朵并不知道,因為他對葬神平原的探索也只是到芥川而止。但芥川里面并沒有關于光系法術的典籍,只是記載了一些軼事而已。如今有人學會了光系法術,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多寶真人遺寶里有光系法術的修煉秘籍。

    芥川里的典籍沒有記載三系法術如何修煉,也沒有記載三系靈根如何尋找。云朵猜測,可能是這三系變異靈根的修士過于強大,而且封存典籍的手法極為特殊,以至于相關修煉典籍別人不敢窺探,也無法窺探。

    現如今,多寶真人收藏的典籍里,最有價值的部分無疑被別人得到了,但這也沒有什么好遺憾的了,因為云朵也得到其中一部分。他現在僅僅只是金丹初期,還不敢輕易展示那些遺寶,等他到了金丹中期,估計就有挑戰元嬰中期的實力了,那時候,他或許可以大搖大擺的享受多寶真人的“造化”了。

    相比于其他苦苦修煉的修士,云朵意外的獲得了一份寶藏,這已經讓他很滿意了,他不貪心,不去奢望多寶真人其余的遺寶。而那位奢望多寶真人遺寶的人,為此不惜發動了全面戰爭,最終結果卻是全人類遭殃,無數無辜平民葬身與野外。

    這樣子真的好嗎

    “據說,光是由粒子組成,傳播的方式是波形傳播好吧,這些原理太深奧了,我就說我知道的。在我看過的那份典籍之中,光幕大陣是光系最基礎的大陣,它可以把光線所照射到的物體同化成粒子狀態,而后消散在空氣之中,就如同二號攝錄者身體消散在空氣中一樣,就如同,光幕周邊的泥土呈顆粒狀一樣。

    據說,光幕大陣布設很簡單,只要有光線,它就能夠維持陣形運轉,但這種大陣唯一的缺陷是,它發揮作用的過程需要很長很長時間,它需要很長時間的同化,正因為如此,光幕大陣才是光系的最基礎法陣,因為它的防御力實在是雞肋”

    丁靈急忙插嘴:“師尊,你的意思是說,那光幕其實沒有啥用,只要大膽的穿過光幕,對人身體的損害,其實并不嚴重。”

    云朵點點頭,但過了一會兒,他又輕輕搖搖頭:“理論上說,你只要大膽的穿過光幕,對你身體的損害其實并不嚴重。然而,這一切都要看修為。如果是修為高深的人擺設的光幕大陣,對低階修士應該有著絕對的滅殺效果你看第二段錄像中,我們的煉氣期修士因為修為最低,最先消散在空氣之中,而對面幾位修士因為修為高深,身體的道基堅固,交談過程中身體一點沒有消散狀態。”

    丁靈趕忙又插問:“師尊,既然那道光幕對身體損害并不大,為什么光幕對面的修士不敢穿越”

    云朵笑了笑,回答:“人對未知的事情會感覺到極端的恐懼,越是修為高深的修士越是這樣。我們這些人看過光系法術的記載,才知道那座天幕陣其實并沒有大用,但我剛才說了,遠古時期,三種變異靈根的記載已經消失不見,甚至連傳說,都不曾流傳于世。

    于是,那些修士們陡然看到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古怪法陣,自然要小心再小心,最終,因為站在光幕前打量久了,卻正巧著了天幕大陣的道當一兩位高深修士變成光粒子、毫無預兆的消散在空氣中的時候。你說,誰還敢輕易靠近天幕誰還敢大膽穿越那道光幕”

    丁靈沉吟的繼續說:“這么說,那座天幕大陣,是光系法術中最基礎的陣法,這也就是說,這座大陣,其實是消耗最小的光系陣法”

    云朵給了一個贊賞的目光:“沒錯,這種天幕大陣,白天只要有光線照射到它就能夠引起陣法的共鳴,還能夠順便加強陣法的威力。而在夜間,在有月亮的時候,它還可以引用月華之力維持大陣的運轉。

    至于完全沒有月亮的陰天嘛,大陣可以用儲備光線的熒石引發陣法,而熒石這個東西并不昂貴,在人間界都被當做夜明珠使用。只要擺設陣法的人找到幾顆熒石材料,每隔一里半里埋下一顆熒石,熒石周圍布設一些存儲光線的法陣哦,只要一顆下品靈石,就可以驅動這個法陣運轉一個月,甚至半年。

    所以,那座光幕大陣看起來綿延整條大河上下數十萬里,但是運行陣法的耗費卻非常少。幾十萬里長,每月消耗幾十萬顆下品靈石,而幾十萬顆下品靈石,只相當于大約幾百顆中品靈石何其廉價。”

    說到這里,云朵忽然想到:假如每座陣形都需要下品靈石要運作的話,是不是下品靈石的需求量會極大上升。這樣的話,今后下品靈石與中品靈石的兌換率,是不是要產生一點波動

    “這就是妖獸要從光幕撤離的原因啊”碧汀輕聲自語:“我明白了,那道天幕大陣雖然危害小,可是長久的在天幕大陣的照射之下,再堅強的身體也受不了,所以,天幕大陣設立完畢之后,那些妖獸都從大陣附近撤離了,或許他們會在看不見天幕大陣光亮的地方,留下幾個守衛人員我們第一位隕落的修士,是不是就隕落在看守者手中

    嗯,妖獸留下的看守不會多筑基期行動快速,一位筑基期妖獸、一個時辰內能飛越百里,更換百塊靈石不是什么大問題。綿延一萬里的陣法,只要留下一百名相當于筑基期的妖獸,就可以把萬里天幕大陣完全照看過來。而妖獸向來數量龐大

    聰明啊人世間居然有如此古怪的陣法,竟然有如此上古時期的變異靈根竟然是這樣。想想我以前順風順水多年,真是幸運啊。”

    碧流忍不住脫口而出:“既然天幕大陣如此厲害,我們的三道彩虹橋不是要進行亮化工程嗎能不能在我們的大橋上添加一些隱藏的光幕大陣”

    這話說完,房間里的人都用看白癡一樣的目光看著碧流好吧,先不說云朵懂不懂得天幕大陣的布設方式,光說天幕大陣那無差別的傷害性,真要在三環大橋里布設天幕大陣,難道要把靠近橋邊的土地弄成無人地帶

    更何況,天幕大陣講究的是持久的傷害,以及遲緩的傷害。真要擺設了這一座大陣,除了傷害大橋周邊環境之外,強橫一點的妖獸,可以直接闖入三環橋內,根本不必在意橋面上布設的光幕大陣它們才是光幕大陣的知情者。

    “好了,別管那天幕大陣了,目前關于天幕大陣的一切僅僅出于我們的猜測”,云朵站起身下令:“這件事是絕對機密,即使今后證實了天幕大陣的狀況,這個秘密也只限于在場的人知道,嚴謹任何外傳都去忙各自的工作吧,我們很快會非常忙碌。”

    話音剛落,藍玉堡突然響起了警報聲。警報聲中,堡內的廣播喇叭大聲宣告:“警戒,所有城鎮警戒,敵襲重復一遍,敵襲

    命令:所有空中巡邏隊立刻升空,西南方向已發現大量獸群逼近,獸群移動速度很快,目前距離我們約三百里。兩小時后雙方解除,重復一遍:兩小時后雙方接觸”

    “妙法沒有離開”云朵這句話幾乎脫口而出。

    能成為化神天君的人,一定經過世情歷練,因此哪怕是妖獸的化神天君,他對人性以及人情世故都非常熟悉。妙法剛剛與藍玉堡達成協議,妖獸立刻攻城,這說明

    云朵等人急急從會議室里出來,就在這片刻間,藍玉堡內幾乎成為空城。之前,大量精英修士前往葬神平原,準備進入芥川進行歷練,如今藍玉堡內留下的精英修士并不多,但至今還留在堡內的修士,幾乎各個都是戰士,而藍玉堡的煉丹煉器工作,之前已經處于半停工狀態。大多數修士都閑著,所以一聽號令,立刻動身了。

    不過,藍玉堡還算有攻擊力量,另一邊的白玉堡則完全沒有什么攻擊力,他們雇傭的多數是平民。于是,當警報聲響起,白玉堡開始關門閉戶,擺出烏龜流的防御姿態。而不遠處的摩云城則四方城門大開,一隊隊平民快速涌出城門口好吧,這些都是武裝平民。

    幾年不見,摩云城戰時動員做的真不錯。

    摩云城人人都擁有靈石槍,這是一個標配。哪怕剛來摩云城一年的凡人,即使他沒有任何靈根,但只要你居住期滿一年,城規就容許購買靈石槍進行自衛。

    當然了,一年期移民百姓購買的靈石槍基本上都屬于外銷版,這種槍支威力并不大,頂多能夠對付煉氣中期修士而已也就是能勉強對付一階靈獸。但如果運氣好的話,幾個持槍者組合起來,沒準能成功圍捕二階妖獸。

    對于已經在摩云城居住三年的老城民,他們手里的靈石槍就不同了。按照城規他們可以購買槍支,自由度更大。那種靈石槍已經能擊殺練氣中期修士,老城民用靈石槍狩獵二階妖獸完全沒有問題只要這種槍在手,筑基期修士都不敢輕易招惹。

    有了靈石槍這種遠程武器,摩云城就是全民皆兵這是真實意義上的全民皆兵,因為激發靈石槍這種活兒,婦女兒童也能干得了。

    摩云城的戰時體制,將管轄百姓編制成多重武裝組合。第一種武裝組合,稱之為保安隊,保安隊成員多數由在摩云城居住三年的老移民組成,這些人是摩云城的常備武裝力量,他們平常的另一種身份是警察武裝警察。

    好吧,警察這個詞是個日本詞,這個大陸原本沒有這個詞,是云朵引進的。武裝警察平常負責維持城內秩序,化解斗毆等惡性案件等等。一旦戰時,他們便化身為軍隊,作為修士的輔助力量,與修士們并肩走向戰場。

    摩云城武裝力量的第二梯隊稱之為“警備隊”,備隊隊員幾乎涵蓋了所有平民百姓。這支“備隊”以街道為單位,每條街道的里長就是他們“備隊”的大隊長,而小隊長則由沿街店鋪的老板擔當,如果某個老板店面較大,手下雇員過多,則又可以編制出數個小隊,如此一來他們的老板就可以升任中隊長。

    原則上,摩云城每支小隊編制不超過四人,超過四人的隊伍就另編一支隊伍。其中,每三支小隊編為一個中隊,每三支中隊編為一個大隊。而警備隊的隊員,不光是完成編制就算了,因為摩云嶺一帶資源太豐富了,因此,摩云城的法令規定,警備隊的每支小隊每月至少抽出四天進行訓練,至少有一天要出野外,執行搜索或者巡邏任務這當然也是去野外找外快的好機會。

    第二梯隊之后,是摩云城的童子軍與父老隊這兩個詞都好理解,童子軍指的是十五歲以下,未成年兒童編組的隊伍;父老隊則指的是年紀大了,喪失勞動力的老年人。這些人同樣要訓練他們使用武器,只不過童子軍是由城主府組織訓練,每個參加訓練的童子還享受訓練津貼,而父老隊的訓練則由當地街道的里長組織,訓練期間沒有任何津貼。

    如此一來,摩云城六萬居民,除了那些居住期未滿一年,禁止接觸靈石槍的新移民,老移民都有過開槍體驗,都有過整隊行軍的體驗。每家每戶衣櫥里都擁有至少每人一只靈石槍。如今,檢驗戰時動員體制的時候到了摩云城四門大開,前前后后走出六萬人,隊伍的次序一點不見混亂。

    各隊伍行進的很快,在修士的引導之下他們直接上了彩虹橋,而后通過蛛網密布的彩虹橋支線橋,迅速分散到三道彩虹橋主橋橋面上。其中,第一道彩虹橋的陣型最厚實,大約布置了兩萬平民百姓,這是彩虹橋最外圍。兩萬守衛者基本都是青壯年,是摩云城的主要戰力。

    第二道彩虹橋上分布了三萬人,“備隊”的大多數力量都布置在這里,此外,這處橋面上還摻雜了少量的童子軍,而童子軍的大部則與父老隊留在了第三道彩虹橋上也就是最內圍的彩虹橋。

    此外,各梯隊還留了部分人員在城中警戒他們警戒的對象主要是那些新移民,以防止他們當中混入了間隙,但這股留守的力量非常薄弱。

    即使是見慣戰爭大片的云朵,這一刻目睹整個城市的動員也非常激動。眼見得一隊隊人馬被修士引導著走上戰場,場面恢弘的令人說不出話來。

    他們紀律森嚴,他們毫不喧嘩,他們鎮定自若,他們義無反顧這群由妖獸森林的遺棄之民組成的戰士,他們的組織性居然遠遠超越云朵記憶中的國民。這一刻,哪怕他們知道自己即將面對死亡,卻毫無抱怨

    升到半空中的云朵向遠處眺望,眺望。而這一刻,摩云城的劉子清正帶領衛晴兒黃婉兒留下的修士,登門通知那些暫時寄寓在摩云城的外來修士,在接到戰爭警告之后,他們被強制要求參戰。城中的練氣修士將把他們引導到最外圍的彩虹橋上,準備參加第一波反攻。

    凡人們行走的速度慢,雖然摩云城動用了很多車輛作為輔助運輸,但等到大多數凡人百姓布置完畢,遠處的妖獸已經奔行完了三百里路程,前鋒已出現在地平線的盡頭。

    摩云城的三道彩虹橋仿佛三道堤壩,最外圍的橋梁實際上已經延伸到山坡下,到了山下平原的最邊緣。但為了保持三道橋面處于同一個水平線,這道最外圍大橋距離地面已有百余米,從橋面上俯視下去,哪怕在橋墩下活動的人影,也如同螞蟻一般大小,因此,橋上的守衛看遠處的獸潮,就如同一條模糊不清的黑線。

    “轟隆、轟隆、轟隆”,空中巡邏小隊首先接敵了。經過訓練的空中小隊,沒有采用打群架的模式一哄而上,他們操縱著飛禽,在空中排成了一字橫線,而后一個接一個的,橫向轟炸獸群最前沿。

    爆炸聲接二連三,可是終究離最外圍橋面稍遠了點。彩虹橋上的百姓用常人的目光望過去,只看到地平線上一朵接一朵的蘑菇云升起,絲毫沒有感覺到戰斗的酷烈。

    俯沖完畢的空中小隊第一梯隊掉過頭來,進行第二輪轟炸,這個時候,擔任空中警戒的第二梯隊已經越過飛行隊形,沖到了獸群正上空,他們極目遠眺,沒有在附近發現其他飛禽類妖獸存在。

    前線的消息報告回來,參戰隊員都上的頭盔將他們視線所及的影像傳遞到后方。轟炸還在繼續,接二連三的爆炸越來越猛烈,越來越密集。

    第一輪轟炸是單個投放炸彈,第二輪投放的炸彈是地毯式轟炸了。只見遠處地平線上騰起一根根火柱,爆炸引起的煙塵彌漫了整個天際,血腥味逐漸的飄散到彩虹橋這邊。濃濃的血腥味中,還夾雜著烤肉的味道,以及燒烤皮毛的焦臭味道,令人感覺到熏熏欲嘔。

    第一道彩虹橋上,碧汀帶著兩位雷屬性徒弟站在橋面上,他看著遠處的轟炸情景,頻頻搖頭:“還不夠,不夠猛烈,不夠密集,不夠兇猛它們數量太多了。”

    云朵在碧汀的身后,目不轉睛的看著傳送回來的轟炸圖像。問:“師兄,我臨走的時候提醒,符箓這個東西可以用靈石片制作,輕飄飄紙片或者獸皮不適合空中投擲如今他們投擲的靈符,是已經改造過的嗎”

    “已經改造過了”,云朵身后的丁靈回答:“因為空中巡邏隊伍都是自己人,而且都是信得過的自己人,所以,他們使用的靈符都是大威力的靈符,所有的靈符都是用中品靈石,乃至上品靈石制作出來的。每張靈符投擲下去,至少具備筑基期后期法術的威力。”

    稍作停頓,丁靈又補充了一句:“目前,空中巡邏隊使用的符箓,并不是對外銷售的符箓,我們用靈石制作的符箓,從來未曾對外銷售過,哪怕是用下品靈石制作的符箓。”

    云朵又望了望站滿三道彩虹橋的平民百姓,問道:“平民手里面的靈石槍,威力怎么樣”未完待續。

    ... ( 破滅天道 http://www.vvmxnj.live/3/3958/ 移動版閱讀 m.qishu999.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返回奇書網首頁